Menu
What are you looking for?
  • AiTecms District, Guangzhou, China

作为第一批90后,我马上30岁了还一事无成怎么办?

Source:Author:admin Addtime:2019/10/16

女同事说:

记得今年2月,参加了发小的生日会,他说:“我怎么就快30岁了?感觉什么都没做呢。”是啊,90年出生的他,一边被年轻的小伙伴群嘲是“最老90后”,一边又觉得自己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,最后又不得不接受“货真价实”的年龄。

今天,就跟大家聊聊同样作为即将奔三少女的小感慨。


作者:粥左罗主创团



/01/

“小朋友快30了啊爷爷”


说起泪流满面,今年已经不是头一次了。


有个 2009 年的老帖,标题叫《请给葫芦娃的导演爷爷寄张明信片,他觉得大家不喜欢葫芦娃,得了忧郁症》。


葫芦娃的导演爷爷,就是《葫芦兄弟》的导演胡进庆。


他创作的葫芦娃兄弟们成了80后、90后最经典的童年回忆。



一个女孩去采访他,发现他的状态不太好。


于是号召大家给他寄明信片,让他感觉到大家是爱他和葫芦娃的。



结果有点温暖:


他一下子收到了三四万封明信片,来自世界各地。


再翻他的资料时,发现他已经在今年5月去世了,享年83 岁。


有评论说,葫芦娃再也救不了爷爷了。


看完顿时有点小伤感,感觉岁月在不知不觉中偷走了很多宝贵的东西,但我总是那么后知后觉。


在B 站上看到了一个《葫芦兄弟》的纪录片。


导演说:感谢小朋友们还记得,还得靠着你们这群小朋友的捧场。


这时弹幕突然集中起来了。


——小朋友 23 了啊爷爷。

——小朋友 25 了,感谢爷爷。

——小朋友上大学了,谢谢爷爷带给我的童年!


我躺在床上用手机键盘打出了“小朋友快30了啊爷爷”,还没发出去,眼泪已流到耳朵里了。


/02/

原来,我还是个孩子啊


大二那年,我打篮球不小心把膝盖拉伤了,以为过几天就好了,结果一连好几个月都没恢复过来,走起路来还是一瘸一拐的。


去医院拍了核磁共振,医生说是半月板拉伤,做手术也没用,以后尽量别做剧烈运动,否则50岁以后就得在轮椅上度过了。


听完医生的话,我一下就慌了。


当天晚上就给我妈打了一个电话:


“妈,医生说我的半月板损伤了,做手术也没用,弄不好以后还得坐轮椅,怎么办?”


“这么严重吗?你咋不小心点,要不你先请假回来,咱们再去看看。”


“要是治不好怎么办?我以后不能走路了怎么办?妈,我有点害怕。”


电话那边突然停顿了2秒,


“你已经长大了,事来了要自己面对,每个人都会生病,病了咱就治,没什么可怕的。”


那一刻,我如梦初醒,原来我应该自己去面对了啊。


那年,我自己做英语家教挣钱,已经不需要家里每月打生活费了,主动给父母打电话也有了底气。


偶尔会独自一人去远一点的地方转转,车票、住宿、吃饭、旅行路线,我一个人都能搞定。


在某个瞬间,我以为自己真的长大成熟了,成熟到可以应付好生活中的所有事情。


而事实上,当不幸降临到我身上时,我才发现,原来自己还是个孩子。


/03/

从老家到北京的距离

只有一张火车票那么远


毕业后,我感觉大学什么都没学到,对找工作也没啥信心。


跟舍友去太原找过一次工作,但我不喜欢那个城市,火车站氛围不太友好。


坐公交的时候,我紧紧地握着自己的诺基亚5230,生怕一不留神就被人偷走。


心里想去北京,但我什么都不会啊,去了能养活自己吗?


最后,我决定先回老家找工作,再做打算。


我爸希望我先找份临时工作,边上班边考公务员。


我知道自己不是当官的料,被逼着去参加了一趟国考,结果差点达线,吓了一跳,幸亏是裸考。


临时工作很无聊,员工们唯一的乐趣就是吐槽老板太抠门,最后我没抵住别人的煽动,辞职跟高中同学老李去创业了。


说是创业,我都还没整明白我们的主要业务到底是做什么的,就跟着老李把营业执照给跑下来了。


老李说,只要努力,一年之后买房买车都不是问题。


脑子热了两个月,我明白了,他想让我做销售,但我一点都不想做销售,所以我决定辞职回家学UI设计。


为什么学UI?


听客服小姐姐说,UI设计前景好,在北京月入一万都不是事,养活自己肯定没问题。


为什么又想去北京了?


我发现自己在遛弯的时候,总会不由自主的走到火车站广场发呆。


后来才明白,我这是怀念坐火车时那种“在路上”的感觉了。

Photo byJoshua EarleonUnsplash


身边的亲戚朋友没一个人支持我去北京,他们举了各种活生生的例子,得出一个结论:


不管你在外面混得好不好,迟早都会回来的,还不如老实在家工作,没必要瞎折腾。


后来因为没继续准备考公务员,跟我爸吵了好几次。


UI设计还没学完,我就直接买了一张硬座票到了北京,开始了我的北漂生活。


/04/

一转眼你们怎么都结婚了


在北京第一年过的并不顺利,UI设计是好挣钱,那得有丰富的工作经验,还得发自内心的喜欢,不能应付工作。


我一个半路出家的二把刀,只是为了赚钱,根本谈不上喜欢。


结果做了几份工作都不太顺利,要不是在发小的单位宿舍蹭住,我估计撑不了多久就要打退堂鼓了。


直到第二年,改行做了新媒体运营才算是稳定下来了。


这期间,最怕收到朋友突然打来的电话。


打电话基本是两个事:借钱和通知结婚。


借钱免谈,我不跟他们张口借钱就不错了。


婚礼我是回不去了,人不到礼钱肯定要到,每次至少500元。


一个月要是遇到扎堆结婚的,我就得吃土,欲哭无泪啊。


那一年,平均每个月都会接到2个结婚通知,我只记得上礼了。

Photo byNicolas J LeclercqonUnsplash


直到过年回家,看到人家都抱着娃出来聚会,我才反应过来,你们咋都结婚了?


同学们,你们是怎么速战速决的?教教我啊!


一不小心就落在了大队伍后面,这次我想逞强都没辙。


最可怕的是,比小我好几岁的表弟妹们已经开始把对象往家里领了,听说也快结婚了。


过年的时候长辈都催我加快速度找对象结婚生娃。


天哪!给条活路吧!


长辈们都催我结婚了,我爸妈也坐不住了,旁敲侧击问我有没有对象。


刚开始还挺含蓄,每次提起来都能轻松应付过去。


后来,“结婚”这两个字在他们嘴里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,我都不敢给他们打电话了。


/05/

妈,你变了


小时候,我很怕我爸,有什么事情都跟我妈讲,回家第一句话都是“我妈呢?”。


我妈那会很有主见,我爸在城里上班,家里的事都是她做主。


没事就想着给我做好吃的,跟她去城里看上什么,价格合适就直接买,有什么新鲜好玩的,她也会尝试一下,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。


Photo bySergey ZhesterevonUnsplash


高三那年,搬到城里住以后,我建议我妈去幼儿园当个后勤主管什么的,她摇摇头说自己做不了,找了份超市的零工一做就是好几年。


直到有一天,我妈小心翼翼的跟我说:“你能帮我下个微信吗?人家现在都用微信聊天,我还没有。”


我帮她下载好微信,不耐烦地教了她好多遍,好不容易才让她学会了加好友、发图片和发语音。


以前都是她教我背唐诗,教我打鸡蛋,教我洗袜子,啥时候换成我教她了?今年,赶上家里装修房子,我妈都会听我和我爸的,基本不参与决策。


我突然发现,我妈没有自己的主见了,对我说到互联网热点也没啥兴趣。


妈,你变了。


不经意间,我还发现她只要一段时间不去焗油,就能看到很多白头发,之前没那么多啊?


她,正在变老。



我真不敢相信。


/06/

那就这样吧

再爱都曲终人散了


其实,我有个女朋友,谈了两年了,但她父母希望她回家找对象结婚,除非我能在北京买到房子。


额,这个不怂都不行,我真买不起。


女朋友也不太相信自己能在北京混得太好,等我买房更是遥遥无期,以后孩子上学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。


动摇了好一阵,最后还是决定听从父母的安排,回老家相亲结婚。说实话,我也没信心,万一把人家留在北京,却让她跟着我吃苦受罪,我心难安啊。



那就这样吧,我祝福你,我的天使,谢谢你花这么长时间,让我学会了如何去爱一个人。


那天跟同学唱KTV,我点了一首赵雷的《成都》,唱的时候把“成都”改成了“北京”:


让我掉下眼泪的 不止昨夜的酒

让我依依不舍的 不止你的温柔

余路还要走多久 你攥着我的手

让我感到为难的 是挣扎的自由

分别总是在九月 回忆是思念的愁

深秋嫩绿的垂柳 亲吻着我额头

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 我从未忘记你

北京 带不走的 只有你

和我在北京街头走一走 喔…

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

你会挽着我的衣袖 我会把手揣进裤兜

走到大望路的尽头 坐在小酒馆的门口

……


唱到最后,我唱不下去了,声音沙哑,泪已成河。同学一脸惊讶的看着我,我也不想多解释,点了首嗨歌接着唱。



/07/

小伙伴们 要三十而立了吗?


三十而立是什么意思?


很多人理解为:30岁就该成家立业,并小有成就,在社会上可以独当一面,照顾好妻儿和家人了。


我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,每次一想到要快30岁了,就慌得睡不着觉。


之前有一份工作挺稳定的,我做了很久,每天的工作基本都差不多,公司管吃住,领导和蔼可亲,到手的工资也不少。


但我一直很焦虑,感觉在北京这样浑浑噩噩下去迟早会被淘汰,一狠心就辞职了。


辞职2个月,一直没有找工作,连原来公司的领导都替我着急了,因为过了10月,工作就不好找了。


我心里也清楚,但我不知道自己接下来想做什么,找工作也失去了方向,一下子陷入了深深的迷茫。


那些天,我就觉得自己之前的生活可能都过错了,一切好像又重新回到了原点。

Photo byNicolas J LeclercqonUnsplash


原来的工作不想再做了,其实我还挺想尝试下写东西,之前也是为了这个原因才转行。


但找到的工作都是跟新媒体运营相关的,文章基本不需要我写,各种活动各种课,每天忙的晕头转向。


好久没写了,不知道从哪下手,也不知道怎么写,我真的可以吗?我不知道。


后来,实在是没钱了,就找了一份薪资还不错的工作续命,但那种焦虑感又来了。


我觉得自己仿佛进入了一种恶性循环:


虽然之前的工作轻车熟路,却毫无成就感。今天明天后天,好像都是一天。每当我重复之前的工作时,焦虑感就会如期而至。


后来,我还跟朋友一起创业做知识付费产品,最后没挣到钱,倒是找朋友借了不少钱,连房租都得舍友帮忙垫付。


半年多没给家里打钱了,我妈可能也感觉到了异常。


那天我妈打电话,聊到最后问我,你的钱够花吗?


我跟她说,最近想换个电脑,还差点钱。


她也没多问,直接就给我转了3000元,还说让我照顾好自己。


我看着支付宝里的到账记录,竟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
来北京后,我再也没跟家里要过一分钱,一有点积蓄就给家里打回去,这是我作为一个北漂人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。


然而,那一刻,我觉得自己再也没什么可值得骄傲的了。


我问自己:这几年是怎么混的?现在都沦落到,要跟家里人伸手要钱了?


好吧,我承认自己:29岁,一事无成。


不好意思,三十而立,我暂时做不到了。


/08/

大不了重新起航才29岁而已


后来,跟前同事王哥聊天时,他说自己快30岁那年也很慌。


突然开始发现肉长了就不容易掉,发现同事都比自己小,还发现自己好像能再折腾点事情,但不敢做了。没事的时候,还会玩命地看各种技能书、工具书,有用的都会抓来啃。


我问他:“那你现在还这样吗?”


他说:“30岁后就不看技能类的书了,开始看各种瞧起来没什么卵用的杂书。”


我又问:“为什么?”


他笑了,回答道:“30岁每一天和24岁的每一天没有任何不一样,都是自己给自己设置思考陷阱和行动障碍。这是我31岁时候的发现。”

Photo byJoshua EarleonUnsplash


兜兜转转,我总算是找了一份跟写作最接近的内容运营工作,偶尔会写一两篇稿子。


我的第一篇稿子悄悄地发在了自己新注册的公众号上,并转发到了朋友圈里。当天的阅读量居然超了3000,而且还在不断往上涨,这让我兴奋不已。


舍友说她居然看到自己的大学同学也在转发我的文章,而且我和她的同学并不认识。


这件事让我很有成就感,而这种成就感是我工作这么久以来从未有过的。


这也让我更加坚信自己,写作正是我一直以来想要做的。


不久以后,我辞去了内容运营的工作,找了一份专门写内容的工作,离自己的目标又近了一小步。


老板居然跟我一样大,这让我有点惭愧,人比人真是气死人,比不了就不比了。


我就跟自己比,跟去年的自己比,跟上个月的自己比,跟上周的自己比,只要一直在进步就好。


最重要的是,我终于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而且已经开始做了。剩下要做的就是踏实做好每一步,耐心等待小树苗长成参天大树。


那天看到有粉丝问一位写作领域的前辈:我都32了,还能转行吗?


前辈只说了一句:才32而已。


对,我才29而已,即使重新再来也不晚。


/09/

30岁,我来了


静下心来想想,真正让我感到焦虑的,不是自己快30了,而是眼睁睁地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,自己却无能为力。


既然无法控制时间的去留,那就学会控制好自己。


不再逃避现实,不再与人攀比,不再心浮气躁,也不再怨天尤人。


接受曾经的不成熟,接受周围环境的变迁,接受父母的老去,接受自己已经29岁了。


给自己树立一个小目标:用一年的时间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新媒体作者,做喜欢的事情并养活好自己。



这个目标不会一蹴而就,但我有的是耐心,29年都过去了,也不差这一年。


我会珍惜身边的每一寸资源,不断奔跑,不停积累,直到目标一点点达成。



后来,我认真的查了一下“三十而立”的意思,比较受认同的说法是:30岁人应该能依靠自己的本领独立承担自己应承受的责任,并已经确定自己的人生目标与发展方向。


我完全有能力去承担应该承受责任,也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和方向,似乎是个不错的开始。


梦想与坚守,流淌在时间长河的每一段,未来的事情,只有做了才知道。


那么,30岁,我来了。



THE END


▼ 还有好看的 ▼


30平米宿舍养出两个名校博士:哪有什么阶层固化,不过是你教育无能


微信最新大数据,公开了3000万“堕落”的年轻人


知乎高赞:为什么优秀的人从不追求完美?


本文来源:公众号 @粥左罗,作者粥左罗,前插坐学院副总裁,90后首席新媒体讲师,学习社群@粥左罗和他的朋友们 发起人。一年写100篇干货,服务50万互联网人,汲取向上的力量,逃逸平庸的重力。

你“在看”我吗?